这个问题在贫困地区更为突出。在湖北南部一个5782人的贫困山村,大龄结婚困难村民共有578多人。这个村的老丁有两个儿子,在外打工,都没有结婚。“现在小儿子都22多岁了,以前还可以当上门女婿,现在更难找到对象了。”老丁说。

他说:“普通的大宗农产品,原本就存在产能过剩的情况,有些地方为尽快完成扶贫任务,盲目扩大生产,这就使得产能过剩的情况雪上加霜。再有特色的农产品,包括乡村旅游、农家乐等文化娱乐产品,若缺乏对市场潜力的确切分析,等项目上马后,会因为同质化及市场体系不健全而遭遇过剩的问题,当然,有些是暂时性的过剩,有些则会演变为长期性的过剩。电商渠道的‘农产品上行’也未必能够尽数解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