值得注意的是,高负债率也成为新乳业的重要隐患。公司从2015年到2017年三年的营收分别为39.15亿元、40.53亿元和44.22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2.97亿元、1.46亿元和2.16亿元;负债率分别为68.5%、71.59%和64.66%。 《投资者网》梳理发现,2017年伊利股份和光明乳业的负债率分别为45%和48.8%,这样看来,新乳业64.66%的负债率显得有些高了,距离70%的警戒线仅一步之遥。另外,从报表上看,其中新乳业2017年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从2016年的2000万提升到3.5亿元。

3)国有大行、政策性银行等对基建项目和城投支持力度明显增强。央行在4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提出,要“推动必要在建项目后续建设,分类协商处置存量债务”,1月企业新增的银行中长期信贷达1.4万亿,信贷投放节奏加快。再者,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,国开行可能为江苏镇江市提供化解地方隐性债务专项贷款,利率在基准左右,以置换隐性债务中的高成本、短久期非标,优化债务结构。如果这一方案落地并推广的话,高债务风险地区如镇江、湖南、贵州等地城投信用风险有望显著改善,以国有大行、政策性银行为代表的银行开始向城投主动进行“宽信用”扩张,真金白银将会实质性利好和改善城投信用风险。